在逃地产富豪,自建宫殿,与10名情人共居,生一个男孩奖励200万元

时间:2022-09-22 阅读:768 评论:0 作者:图集小编

2013年,湖南益阳“首富”倪福林,因早期在深圳购买地皮时涉嫌行贿,被深圳市检察院列入网上追逃名单。



而在此之前,倪福林早就收到风声,已从深圳逃回老家益阳。

深圳J方两次前往益阳追捕,都发生戏剧性的一幕:找不到人,无功而返。

倪福林成了炼丹炉里的孙悟空,有了通天的本领,明目张胆地与J方过招。

image.png

其实,他无非就是仗着老家错综复杂的保护网,跟J方“捉迷藏”。


民房、湖上、芦苇荡,东躲西藏,反正J方抓不到。

5年之后的2018年,J方终于发现倪福林在长沙某医院现身。

原来,倪福林去医院看病,刷身份证时触动了自动报警系统。

等J方赶到医院时,“足智多谋”的倪福林已经全身插满管子,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第三次追捕又宣告失败。

一个敢和J方捉迷藏,还不会“罪上加罪”的人,究竟有多神通广大?

等各路媒体一层层扒开倪福林的人生履历时,竟有了更惊愕的发现。

前妻刘雪时的财产诉讼材料中显示,倪福林同时包养10名情妇,并生育11名子女。

其中一名情妇还是00后,生育时年仅19岁。

此事虽未得到官方证实,倪福林方面也未做出回应。

但在倪福林的生活圈里,早已人尽皆知。

2019年,他与大儿子分家,遭大儿子举报“非婚生育”,只能乖乖缴纳120万社会抚养费。


有人证实,2020年的端午节,倪福林在居住的皇家湖庄园举办家宴,10名情妇及其子女排着队跟倪福林合影。

在场的孩子中,最大的15岁,小的不到一周岁。

年逾七旬的倪福林,人生比小说还精彩。

1949年3月,倪福林出生在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


1965年12月,倪福林应征入伍。

1978年,他从部队转业,被安排到益阳市食杂果品公司成为干部。

彼时,倪福林是一个“干一行爱一行,领导放心、同事钦佩、群众满意”的正能量人物。

因为工作表现突出,几年后,他又被调往益阳市五金交电化工公司,并在1983年,出任公司总经理。

倪福林有了更广阔的施展才能的舞台,直接将五金交化公司这一池温水搅了个热气沸腾。

他开展大刀阔斧的改革,彻底打破集体大锅饭制度,实行多劳多得。

仅用5年时间,五金交化公司就跟丑姑娘整过容一样,整个儿大变样。

两间寒酸的门面房变成了9个批发公司、5个商场,固定资产2万元变成4000多万。


原先在全省同行业同级企业中排第56位,后来跃居第一位。

成绩耀眼,荣誉叠加。

“湖南省优秀企业家”、“湖南省特等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模范军队转业干部”……

倪福林渐渐声名鹊起,商业经验不断积累,人脉资源越攒越广。

时值20世纪80年代末,国营企业开始遭受外企和民企双重夹击,发展遇到瓶颈,生产效益下滑。

眼看着脚下的一亩三分地危机重重,头脑灵活的倪福林将目光投向远方。

他跟妻子刘雪时一起前往海南、深圳等地考察,寻找新机会。


1991年,他们将目标锁定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开始投资房地产。

1992年,倪福林以益阳市五金交化的名义,成立深圳宝安湘深公司,操作贷款、购地事宜。

1996年,倪福林成立深圳市福中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任董事长,顺利完成从国有企业到家族企业的财富积累。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当时,深圳的经济发展正经历日新月异的改变。


大批年轻人如潮水般涌入深圳,倪福林正好赶上房地产开发的春天。

“深圳福中福商业城”初建时,只是一块没人看得上眼的荒地,随后的“幸福海岸”和“幸福港湾”更是乏人问津。

但当时,倪福林只能选择这样的地皮。

因为他创业资本有限,即使倾尽全力贷款,也没能力吃进当时的好地皮。

幸运的是,虽商场风云变幻,但时代给予他机遇。

如今的“福中福商业城”身处深圳市宝安区核心地段,引领深圳房价走向。


“幸福海岸”和“幸福港湾”两个项目,不仅当时实现80多亿的售楼款,且后续开发价值依然在30多亿。

房地产开发的巨大红利,让倪福林的腰包鼓胀起来,也让他的内心扭曲膨胀。

自从扎根深圳,他的目标除了赚钱,就瞄准了女人。

且他行事极端,与众不同,别人找女人遮遮掩掩,他却毫不避讳,恨不能天下皆知。

这种不知廉耻的行径,让跟着他南征北战的妻子刘雪时气血上涌。

1993年4月1日,刘雪时愤而与其离婚。

因顾念曾经的夫妻情分,这个善良的女人为倪福林留了一丝体面。

担心银行因此抽贷,二人达成默契,一直对外封锁离婚消息。

在老家益阳,夫妻俩还是以恩爱的形象,共同出席各种商业会议和公司活动。

通过在深圳开发房地产暴富的倪福林,转头衣锦还乡,开始大手笔投资家乡建设。

占地面积两百多亩的国际城,两条长约10公里的公路。

其中,国家级3A旅游景点皇家湖风景区就耗资3000多万元。

同时,建小学、医院、敬老院,总投资达10亿元以上。

带动就业,推动经济发展,倪福林被当地人当成财神爷、大福星。

他也终于实现了心底最大的梦想:造福家乡。


就像他所说:

“这是我多年以来的心愿,是一份故乡的情结,一份义不容辞的责任。”

这段话,从总是物色情人的倪福林嘴里说出来,总感觉变了味道。

从正面看,顶天立地,回乡反哺,不失大丈夫气概。

但是,当龌龊之事暴露于阳光之下,再高大美好的形象都会瞬间坍塌。

在情结和责任的背后,倪福林从不掩饰自己的私欲。


在皇家湖旅游度假区,有一座奢华的福林庄园。

据知情人透露,当初建造庄园时,倪福林的要求是“按照故宫的规制,采取明清皇家园林的设计风格”。

作为庄园的主人,倪福林居住在正中间位置、楼层最高的福林楼。

这象征着他说一不二,不能撼动的地位。

戏谑的是,他包养的10名情妇,及其家人子女,也一同入住其中的五栋别墅。


这里,俨然成了倪福林的后宅大院,妾室成群,子女满堂。

不过,没有他的允许,情妇们不得私自出入福林楼。

他像古代的皇上一样,想见哪个情妇,只需“翻牌子”就行。

刚开始,倪福林通过招收文秘的方式收拢情妇。

天长日久,许多人知道了他的特殊癖好,开始通过“美人计”巴结、攀附他。

别人当诱饵或者礼物送来的,情妇之间转介绍的,为了钱,这些人极尽丑陋之能事。

据说,对于这些情妇,倪福林像管理公司一样,实行绩效管理,只不过员工绩效用业绩,情妇绩效看生育。

生男孩女孩,生多生少,听不听话,待遇都不一样。

只要出生后通过亲子鉴定,金钱就哗哗而来。

所有的孩子,姓名中间都带有一个“世”字。

有的孩子户籍随妈妈,安置在老家,有的直接入了香港籍。

有的情妇太年轻,自己的父母都比倪福林年龄小。

但倪福林见了他们,岳父岳母照称不误。

看着年长于自己的女婿,他们从不感觉别扭,反而觉得女儿能傍上如此财大气粗的女婿,是自己的福分。


前妻刘雪时看不下去,奉劝他不要再生了。

倪福林却委屈又无奈地说,已经不是自己想不想生的事了,而是那些情妇们上赶着非要给他生。

金钱,扭曲的是人性,成了他们人生中最无底线的追求。

后宅奢靡堕落,前院风声鹤唳。


起初,倪福林、刘雪时和三个子女都是福中福的公司股东。

大女儿占股28.6%,其余四人各持股17.85%。

2001年,在倪福林游说下,刘雪时将名下股份过户给倪福林。

同时,三个子女各自保留5%的股份,其余股份也均过户给倪福林。

2007年,两个女儿相继成婚,她们分别从公司拿到三、四千万元现金,然后全部退股。

2019年初,倪福林与大儿子达成分家协议,大儿子从公司退股。

自此,刘雪时和子女全部退出福中福。

在看到倪福林将公司股份作为生育奖励,过户给情妇们生育的孩子后,再联系到倪福林多年以来,不顾念夫妻、子女情分的所作所为。


2019年9月底,刘雪时提起诉讼,请求确认2001年股权转让协议无效,要求倪福林返还股权。

一审败诉之后,倪福林与刘雪时商议,可以补偿给她1亿元,但遭到拒绝。

因为根据当时股价,刘雪时应该得到20多亿元,1亿元的补偿根本不是刘雪时的目标。

在与原配及其子女“斗智斗勇”的过程中,倪福林的事业线渐渐走低。

“幸福海岸”楼盘因与深圳当地村民产生纠纷,被下达“禁售令”,这导致深圳福中福6亿多元资金无法回笼。

现金链断裂,又导致湖南益阳市建设中的福中福国际城和皇家湖度假村项目无法顺利进展,拖欠施工方和公司员工的工资就达8000多万元。

在被深圳检方列为网上追逃人员后,倪福林迅速离开深圳,回到自己的根据地湖南益阳。

虽然追逃信息一直未撤销,倪福林也度过“战战兢兢”的日子。

但根据他的后续生活状况看,并没有影响他继续“纸醉金迷”的日子。

商场纷扰,后宅风波,什么也挡不住倪福林对自己“歌功颂德”。

2015年,在益阳古城的回龙山佛教公园内,经过倪福林高调捐赠,一座高达11层的“福林塔”拔地而起。

在宝塔的第二层,陈列着倪福林的生平事迹壁画和浮雕。


倪福林与当地官员一同出席福林塔开放仪式,毫不在乎自己的“在逃”身份。

如今,“福林塔”已经成为益阳的地标性建筑。

2016年,在某媒体报道中,倪福林率团前往倪姓发源地——山东滕州寻根祭祖。

报道中,身兼“中华倪氏宗亲联谊总会名誉会长”的倪福林全程参与参观古城,拜谒祖先,敬献花篮及各种会议活动。

即使外界议论纷纷,生意遭遇一系列打击。

但倪福林呈现出的生活现状,依然可以用那句最通俗的话来总结:瘦死的骆驼比马肥。

在亿万富豪倪福林的身上,“矛盾”被刻画的淋漓尽致,“人性”赤裸裸地暴露。


一方面耗资数十亿建设家乡,铺桥修路、建造景区、带动就业……对益阳的经济发展起到实打实的推动作用。

另一方面,私生活奢侈糜烂,造成极其败坏的公众影响。

正面形象和负面形象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只能用“毁誉参半”来形容。

对那些争抢着投怀送抱,为倪福林生孩子的情妇们,益阳当地有人爆料:

“生男孩奖励200万,生女孩奖励100万,另加门面房、别墅、豪车奖励,甚至赠送公司股份。还通过关系,安排情妇们承包工程。”

对于这样的爆料,有人说,双方各取所需而已,何乐而不为?

更有人说,倪福林离婚20多年了,又没有犯重婚罪,顶多就是道德败坏,能奈他何?

试问,当真正碰上如此“划得来的买卖”,又有几个女孩能经得住诱惑?

是啊,人生诱惑太多,年轻女孩们涉世经验不足,确实容易被引入歧途,那他们的父母家人呢?

竟然有父母堂而皇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跟着女儿入住别墅,心安理得享受“嗟来之食”。

有人调侃,怪不得中国这么多人打光棍。

倪福林一个人就摆平了这么多资源,作为穷光蛋,只能自愧不如。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让驴上树。墨虽然很黑,但总有人选择不去沾染。


是非曲直,风光落寞,一切自有公论,时间会告诉所有人真实的答案。

有些路,不走的人指指点点看热闹,走过的人身在其中走不出那个局。

看过热闹,人群散去,徒留几声嗟叹,引来诸多思索。

记得关注我!

工程项目案例.jpg

本文链接: https://longshi.org/jzxw/1194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交流一下吧!

共有0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欢迎 发表评论: